当前位置: 红网 > 家居频道 > 正文

“三馆一厅”设计师陶郅:高大奇特不是地标评判唯一标准

2016-05-20 09:27:50 来源:长沙晚报 作者: 编辑:甘伟萍
 

陶郅近照。受访者供图  

    卡尔维诺说:“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,只会把它像掌纹一样藏起来,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、窗格的护栏、楼梯的扶手、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。”在湘江与浏阳河交汇处,“三馆一厅”已馥郁绽放。这座城市的“文化掌纹”,在有机生长中愈加丰富和清晰。
  
  5月18日,记者独家采访了“三馆一厅”总设计师、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陶郅教授。对于长沙晚报创刊60周年系列活动之“星城地标大赏”,作为土生土长的长沙人,究竟陶郅心中的星城地标是怎样的呢?
  
  城市地标应唤起回忆和共鸣
  
  “一般来说,处于城市重要节点上,显著地改变了城市形象且代表城市性格的建筑,容易成为地标性建筑。”陶郅以“三馆一厅”举例,其处于湘江和浏阳河交汇的地域节点,具有高度可识别性特征,还为市民提供一个文化活动的大型场所,因而能较快获得长沙市民的情感认同。
  
  在陶郅心中,放木排的号子声伴着滔滔江水激昂而又深沉,编织出他记忆中最独特的湘江交响乐,“好的建筑一定是具有画面感和音乐感的,能唤起人们对于场所的回忆和心灵的共鸣。”
  
  但让陶郅隐隐担忧的是,现在很多城市都在争先恐后地想以高度、体量或奇特的造型来炮制地标,反而使城市变得杂乱无章。“城市就像交响乐一般,有鲜明的主旋律和协调的副旋律才能奏出和谐的乐章。”他认为,城市的地标建筑要在大量背景性建筑的烘托下出现,背景的“绿叶”不能被忽视。
  
  地域特点和文化个性是前提
  
  “地域的特点和文化的个性,是成为地标的重要因素。建筑师要潜心磨炼自己的建筑语言,根据场地的约束条件作出最合适的回应。”陶郅坚持着“此时此地”的建筑理念,评判一个建筑能不能成为地标,一定要放在历史节点中来看,一定要放在特定的人文和自然环境中来看。
  
  陶郅印象中,老火车站应该算一个老长沙的地标,东风西风之争以及最终冲天而起的“红辣椒”给他们那代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近几年来,建设中的梅溪湖国际艺术中心等有可能成为长沙一处新的城市地标。这些建筑作品以其新颖独特的设计语言丰富了长沙城市面貌。
  
  “每个建筑师对于在家乡设计建筑,都充满了故土情怀。那些历经风雨沧桑的老建筑,某种意义上也是长沙的精神图腾和地标。”陶郅说,“如果有机会我很乐意参与旧城区的复兴改造,充满市井文化的麻石老街区一直是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。一座城市的故事大多深藏于街头巷尾,不希望这样的场景一天天消逝。”记者 林森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